陈 苏瑞

#耽微笔记#

 @无冕之罪 

段子小说微基地:

#耽微#公交车挤上俩男的,一高一矮。矮的成功抢座,高的攀住扶手。矮的道:“后面还有座儿。”高的说:“站你旁边挺好。”矮的有些生气:“蠢死算了。”过了一站,邻座空了出来。矮的似乎还是不开心:“蠢!“高的只是笑,很自然地把手伸过去。任矮的发泄般地搓揉,手和心都生出一股暖意。@琥珀灼墨菊

 
 

#耽微#他在游乐园偶遇带着一个女生的学长,三人一起进了鬼屋。里头很黑,他正害怕,突然被牵住了手,学长说:“别怕。”是把自己错当成女友了吧,他怀着小私心没有松手。等出了鬼屋,他正想解释,女生披头散发地冲了出来,“卧槽我怕得要死去拉你却被甩开是怎样啊?你还是我亲哥吗 ?!”@三井瘦

 
 

#耽微#察觉到室友靠近,他慌忙关掉网页,却还是被室友瞄见。“那个小说…你该不会是腐男吧”“不是…”“不是?那上面写的诱受是什么?”“我不知道!”“噢,那这忠犬攻你也不知道咯?““不知道!都说了不是腐男!你别这么看着我,你看错…唔…你!”“的确不是腐男啊,是只小受。”@DW-JOY

 
 

#耽微#下班回到家,打开门就看到小零站在他面前,对他淡淡的说:“我受够了。”他听后,依然面无表情,将公文包放到桌子上,懒懒地趴上了大床。小零坐在床边看着他趴在床上的身影,垂眸道:“果然,一点都不在乎我呢。”他终于忍不住青筋暴起:“妈的老子都趴着给你攻了你还要怎样?!”

 
 

#耽微# 继昨日舍友送了小礼物,他就想着要送什么回礼给舍友。他坐在桌前,舍友躺在床上玩手机,舍友突然穿了鞋走到她的位置开始翻包,一会儿之后,舍友往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叠红包,“??送我红包干嘛?里面又没有钱”“哦,等过年了,你就有红包给我封利是了啊~”哦,还以为是要等你结婚的时候给你封呢@卷二酱

 
 

#耽微# 假期君摸了摸学生君的脑袋,“我待会打电话给上学君,他明天就会来接你了,乖。”学生君别扭地扭过头不理他,假期君无奈地摇头,刚迈出一步就被红着眼眶的学生君扯住衣角,“你……你能不能再陪我一会儿?”假期君一把将学生君搂入怀中,唇角忍不住染上笑意,“就一会。”by@影希Nefertari

 
 

#耽微#酒吧门前,两个男人在拉拉扯扯。【别闹了,跟我回家】[你凭什么?]之后最开始说话的男人静默了,然后突然抱起对方扛到肩上[放我下来,就算你今天带我回去,我明天还会来]闻言后那男人忽然笑了,扭头在喋喋不休的男人耳边说道【那么我今天就干到你明天下不了床为止】@_绿绿绿绿绿藻-球

 
 

#耽微#开门又看见送外卖的少年。「您要的披萨,请慢用」少年礼貌递过。“很准时”「那个…先生,长期吃披萨不好」少年低着头尴尬地开口。难道看出自己的心思,厌烦自己的行为,他心里一阵失落。“哦…知道了”「这是新的号码,我明天开始送快餐了」少年满心欢喜地将一张纸条递给他。@你要吃包子吗

 
 

#耽微#他被人灌酒,喝得面色潮红,推迟说不能再喝了,灌酒的人说出来玩当然要图个高兴,于是再往他杯中倒酒。男人走过去拿过他的酒杯,“我替他喝了。”一饮而尽。那人起哄说啧啧有人心疼了。男人盯着他蒙上一层醉意的眸,笑道:“他喝坏了,我晚上还怎么玩儿?”@_羯微:“喝了我的酒,还想离开?”那人冷哼一声,眼里有凄艳的哀伤。意识到不对劲,男人身形顿住:“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?” 

 
 

#古风##脑洞#“我也不知道横在胸口的到底是什么,反正醉了就会想你,也会不想你。醒了就会想你,也会不想你。做梦本该去找你,却一次也不曾梦见你。”

#耽微#当年他和他许下山盟海誓,如今一个是新科状元,一个是无名医者,一个迎娶公主欢天喜地,一个浊酒独酌凄清冷寂。他眯起眼,恍然见那人似当年模样,伸手来抢他的酒杯。“罢了罢了…”他漫不经心的笑笑,指甲却悄悄深陷进肉里,“去留随意,聚散无妨。”

 
 

#古风##耽微# 他拿着木剑,独自在后院硬生生地舞动,同一招式练习了好几遍,一怒之下将木剑摔在地上,眼角微红却又捡起。将军恰巧看见这一幕,呵斥到,“好好读书便是,弄这玩意作甚”?他来不及藏剑,低着头,衣角一圈圈地打绕在手指,“听下人们说,你不久便去边关打仗,我想学武跟你一起去”。@正正远远

 
 

#耽微#数学老师近日频频出错,学生将他出错的题目发到微博,开玩笑说是体育老师教的,被数学老师看到。夜晚,数学老师怒骂在自己身边动手动脚的体育老师“你他妈给老子滚,都是因为你每晚的禽兽运动,害我被学生笑话。”体育老师温柔哄道:“是,怪我。”

 
 

#耽微#少爷晚饭有些吃多了,便出府走了走,就走到了书生的住宅。少爷悄悄地进去,恰逢书生正在沐浴。少爷脱了衣服,双手攀上书生的颈。书生被突如其来的双手吓了一跳,不过马上他抓住这双手身体前倾,一拉,少爷就被拖进了浴桶。少爷红着脸趴在书生怀里,书生戏谑的声音响起:“你这是要投怀送抱?”@小妃xs

 
 

#耽微#“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么,家世,学识?”总裁家的大姐叨逼叨,丝毫没影响到总裁的好心情,背上的小助理貌似醒了,亲昵地蹭蹭:“我,没喝多,我,还能喝,我就知道你会来接我……”揉乱了总裁的头发。“姐,这就是他,醉或清醒,他都在等我,我要的就是这样一个他。”@___少爺L

 
 

#耽微#“喂”,他一路小跑着追上去。“你整天跟着我,到底想怎样”?男人的声音让他有些害怕,他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,“我…我想和你说话,你又不理我,”舌头有些打结。“现在给你机会,说吧。”意外的回答让他不知所措,“可以做朋友么”?男人挑挑眉,“做男朋友可以,其他我不听。”@正正远远

 
 

#剑三##花咩#他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【这样可以了吗?】男人裸着身子捏住他的下巴【皮肤真滑,后面也紧,真是太销魂了】他皱眉【你已经得到我了,放了她吧】男人开怀一笑十分爽快【放人】【是】听到男人的命令他总算放了心【多谢,那我走了】谁知男人一把将他拉住【我想要得到的可不止你的身体】

 
 

#耽微#每次流感一来,他都要跟一回风,这回又高烧到晕倒了才肯老实请假,男人不放心也跟着请假到他家忙里忙外的伺候着,端茶倒水,盯着吃药,厨房里还炖着冰糖雪梨,嘴里还不住的唠叨埋怨,他也只是笑着答应,想,不论男人平时怎么嘴硬不肯承认喜欢上自己,他都相信,这是爱情。 @千里独行跑龙套

 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6)
  1. 陈 苏瑞五毒呱太最厉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@无冕之罪 
©陈 苏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