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 苏瑞

梦醒才真。

佳人已去,

少年莫殇。

生活,就是在默默被别人羡慕中,羡慕别人。

有些话,不一定要说出来,让它埋在心底,就算烂掉也罢。或许,它还能开花呐。

有些人,不一定要认识,让它藏在梦里,就算憧憬也罢。或许,它还是童话呐。

有些事,不一定要懂,让它慢慢融化,就算好奇也罢。或许,它还是谎言呐。

所以,稍安勿躁罢,等等,再等等······

啃啃雪糕说说话,逗逗路人养的小狗,或是悠悠闲闲地抬着头眯眼看蔚蓝的天,那上面飘浮着棉花糖样的洁白云朵,时不时有一群群广场上饲养鸽子扑簌着翅膀飞过…… 偶尔,彼此的目光撞上了,他们就相视着傻傻一笑。 相恋的甜蜜,单纯的满足。 幸福,有时候就是如此透明的简单。

那些过往的岁月,其实我们都不曾忘记,只是铭记于心底。 现在,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人生,那段岁月,会是一段美好的记忆。

岁月就是这样,凌迟了所有的单纯和快乐。

一些眼泪,一些荒芜,经年之后,回头再望,谁又能说,那不是一种曼妙,一场盛放,更也无形丰盈了,我们人生的记忆和脚步呢。多少个无眠的夜,都在灯照孤影中无由醒着,心内,道不出来一个字。剔除一些恹恹情绪,寂寞便成卧于枕下经书,在万般轮替里,篆刻着婉约穿骨样的毒。

关于河图的一些···文字(出处不明)

他说,十八如花,待他归家。后来,白首未至,明月楼塌 

他说,长安繁华,歌尽落花。后来,烟雨迷离,不见人家 

他说,倾尽天下,换她朱砂。后来,天地浩大,一人作画 

他说,华胥为引,织梦无数。后来,梦碎人亡,荒冢无名 

他说,伶仃歌谣,定乡安魂。后来,白骨枯等,此生落空 

他说,寸缕情深,七年不痒。后来,檐水穿墙,盲眼成殇 

他说,约契两生,不易衷心。后来,各自离散,另觅他人 

他说,大隐于市,白头不问。后来,国破家亡,犹歌后庭 

他说,春风十里,佳人一顾。后来,千里奔赴,一笑花落 

他说,...

©陈 苏瑞 | Powered by LOFTER